羚央

一只羚央一只汪

中居正广给未来自己的四封信

一切源于我的枕骨大孔,和真人没有任何关系|・ω・`)

第一封信
敬启:
  给十年后的我,给自己说敬启总感觉有些怪啊,那么十年后的我,最近调子怎么样?现在的我18岁了,还有两年就立身了,今年我和一群还不错的家伙,对了对了,木村拓哉也在组合里面,就是那个前桌的木村,其他还有森且行,稻垣吾郎,草剪刚,香取慎吾四个人有了一个叫smap的组合,名字很难听对吧,啊,不管是少年队还是光源氏都那么帅气,为什么到我们就是smap啊?还有组合基本还是光源氏的伴舞,为什么我们都有组合了还是伴舞啊?十年后的我,请告诉我,smap现在怎么样?有没有红?还是没有在做了?如果没有在做了我现在在干什么呢?不会是上班族吧,你可不要丢掉人格去跪舔别人啊,那样我会为成为你而感到羞耻的。
  十八岁的中居正广呈上
……………………………………………………

第二封信  
敬启
  给十年前的我,你那是什么语气,好歹我是十年后的你比你大了十岁你给好好的我用敬语!smap很好哦,我们六个人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就一炮走红了,现在拿钱拿到手软,各种各样的女孩子都喜欢我们,什么想要的东西都能轻易到手。不过你也不要觉得这种东西是命中注定的啊,这是老子们打拼的结果,好好努力吧,小鬼。
  给十年后的我,请不要介意我给十八岁的小鬼的谎言,那个年龄的我太嫩了,而且也太急功近利了,不沉静下来好好做事怎么行呢对吧?那么十年后的我,请告诉我,smap最近怎么样了?木村怎么样?那小子一直很红吧?可恶,池面就是好啊。森呢,比赛还顺利吗?吾郎还是不能坐过山车吗?刚还是现在这样天然可不行了吧。慎吾这十年生长的速度真的异常惊人了,十年后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今年的新歌我很喜欢,十年后的我们还红吗?或者说我们还在做偶像吗?你都是三十八的老头子了吧,还有女生对你gyagya叫吗?
  二十八岁的中居正广呈上
…………………………………………………………
 
第三封信   
敬启
  给十年前的我,完全在做偶像并且女生的gyagya声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可恶的家伙,谁是老头子啊,头发的问题你们也有错好不好,如果不是你们趁着年轻肆意妄为我还能再长高一些呢混蛋小子们!十年后的smap也是一如既往的红,而且完全比十年前红多了,这十年没有什么波折,是风平浪静安定无比的十年。木村结婚了,惊讶吧,我刚刚听到的时候吓死了,不过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工作没有影响,我们的关系也很跟十年前一样好。森偶尔会来我们的聚会,他现在过得很好。吾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建议他遇事冷静一些。刚也是,不过你要告诉他少喝点酒了。慎吾最近和竹内结子共演了,他很高兴。
  给十年后的我,这十年过的怎么样?我们现在正当红呢,感觉趁着这个调子再干十年也没有问题,不过四十八岁的我实在是干不动爱豆了吧?你也到了在演唱会上坐在舞台边对口型的年龄了,不过唱不唱歌没有关系,反正没有人想听你唱歌(笑)。
  三十八岁的中居正广呈上
……………………………………………………………

第四封信    
敬启
  给十年前的我,我们明明是彼此彼此,我唱歌难听的话你又好到哪里去?爱豆的话我还在做哦,smap还是一如既往,虽然后辈的团很红但是老子们好歹是samp哦,听到了吗,可别掉链子了,好好撑过这十年啊。不过可能是年龄大了吧,最近催婚的人越来越多了,木村的小女儿都出道了,喂喂,开什么玩笑啊,老子还是独身的时候木村的小女儿都出道了啊!不过就算女儿都出道了木村还是top爱豆,森也很好,吾郎也很好,刚也很好,慎吾也很好,我也很好。
  给十年后的我,五十八岁的老头子,还没有倒下吧?没有倒下也早点退休回藤泽的老家和那帮老家伙天天打麻将吧,嘿,不过就算我这么说你也不会听我的吧。(笑)那个时候的大家怎么样了?木村应该还是大俳优吧,他的新戏我看了,这家伙演的真的不错啊。森过的好吗?吾郎最近演舞台剧,十年后还在演吗?刚在尝试向韩国发展希望十年后的他已经在韩国大火。慎吾今年拍了电影今后也会进军电影界吗?(笑)大家虽然分散了但过的都还不错。你呢?你找到老婆了吗,还是依旧独身呢。我猜你还单着呢吧,你这种坏脾气的老头子才不会有女孩子喜欢呢。(笑)
  四十八岁的中居正广呈上

  

居表情包十连发,不过居日常就是表情包了加不加字都一样😂

【木中(草?)】兔子先生和黑猫小姐

#想吃不想写的脑洞之无限恐怖童话世界#

#严重OOC警告,三观崩坏警告,麻子女神出没警告#

#我到底在写什么放把米在键盘上鸡啄的都比我写的好#

推荐BGM:八爷的爱丽丝以及クランベリーとパンケーキ

       里世界是一个童话的世界,只是一个温和的笑话,谁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又是怎么挑选它的猎物,木村拓哉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资深的幸存者,在经历了融化成糖浆的冰霜巨人里孵化出的女孩成为了新的魔王,和生命之树上的浆果中诞生拥有无限生命不断轮回最后疯掉的公主之类的事件后他以为这个荒诞的世界就算再发生些什么他都不会惊讶了。然而眼前的一切告诉他这个世界确实远比他想象中的荒诞——对面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张口松开怪物的脖颈,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溅到的巧克力,一如之前的无辜:“欢迎回来。”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难得烟雾缭绕的悠闲时光,木村支着烟无趣的看着旁边的同事和他做作的女友。他到里世界的日子已经不算短了,作为里世界顶尖的幸存者,他已经渐渐习惯了里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叉,他就像有一颗睡得太沉时一时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昏沉大脑,在里世界里命悬一线苦苦求生,在现实世界里碌碌无为——当然这是他自己的想法,在别人看来木村虽然有些不羁,总体来说是个优秀的社会人。社会人,细嚼这个字眼越发愚蠢可笑,于是木村发笑,惹得同事和那个把自己装扮成移动蕾丝台的女孩子频频瞩目。

        同事草剪君尴尬的举起酒杯,心里大概想着到底是谁邀请自己这个不合群的家伙来聚餐,而自己又是哪根筋每搭对居然答应了这种无趣的聚会邀请,但人已经来了总不能晾着吧。木村轻易地从草剪君的表情读出他的想法,理所应当的就像是你肯定能从杏仁牛奶里尝出杏仁味一样,然后半笑不笑地和草剪君碰了碰杯,对方的女朋友睁大了眼睛无辜地看着木村,木村没有丝毫在意。作为里世界的幸存者,木村表现的已经足够像个正常人了,你不能要求亡命之徒表现的像个洋娃娃,就像这位,叫什么来着,发现自己并没有记住同事女友名字的木村愉快的无视了这种无关痒痛的小事,然后灌了一口酒,酒精滋滋刺激着喉舌,点亮了整个食管大道,直直落入胃袋广场,带着烟草味的微醺从口咽蒸腾到位于二楼的鼻腔,然后乘着电梯缓慢且实在地冲到顶端占领了整个大脑,然后把脑浆搅成一团……

      “马卡龙!”女孩子刻意做出的甜美声音一下子将木村从独属于他的短暂沉迷时间中唤醒,他抬眼,那个粉红色的魔法妖精仿佛被人施了发情的魔法,扭捏的如同蜂蜜一样黏糊糊的声音说道:“麻子最喜欢马卡龙了!不是超——可爱的吗?”对方张开双手像要和魔法王国的巧克力夹心软曲奇巨人搏斗,木村方才还觉得舒适的胃海翻腾上涌,偏偏对方的男人还很吃这一套,一脸温柔用和幼生史莱姆的耐心和她互动。不论是到里世界之前还是现在,木村对于可爱的东西敬谢不敏,差别只是在到里世界之前,属于【标准社会人】的木村拓哉只会微笑且并不理睬,现在过于激进亡命之徒在不能弄死对方的前提下,白眼已经是最为温和的反应。

         喝酒的兴致没有了,木村烦躁的搔了搔长发,果然不应该和同事一起出来。更何况对方还随身携带一个缀满了蝴蝶结和粉色小熊双倍甜度的翻糖蛋糕,看起来一副早年就会死于重度糖尿病并发症的样子。然而,一个让对方能避免死于糖尿病晚期并发症机会来了,木村几乎是瞬间就从半醉半醒的状态清醒过来,从渐渐扭曲成G型的椅子上站起来,冷眼看着周围模糊抽象的景色,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堆满糖和饼干和巧克力的屋子里了。木村以为这次也是一个充斥着甜味和血腥的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的冒险。直到那个过于甜蜜的声音再次响起“阿类,麻子这是在哪呀?”

       木村是不信神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明的话那一定是恶作剧的神,比如把他丢进里世界,再比如把草剪君的女朋友,那个什么麻子和他一起丢进了里世界。新人是偶尔会出现的,如果对方能明白事理的话,木村作为一个良知尚存的人类不介意向对方伸出援手,至少帮对方度过死亡率最高的被资深幸存者戏称为“通往里世界的单程旅行”的第一次冒险。但是,但是,但是一切的前提是对方足够识趣。木拓下意识用左边的犬牙磨着下唇,在令人脑仁疼的甜味中愈发暴躁,当然,令他暴躁的来源还保持着鸭子坐一脸天真的看着周围,木拓突然觉得更痛了。

“那个什么麻子,”女孩终于把视线从草莓糖霜姜饼椅子上移到了她身边的大活人身上,木拓忍住咋舌的欲望,“现在的情况很难解释,总之先从这里出去,在路上我会详细向你说明的。”木拓强迫自己看向她的眼睛而不是不耐烦的转身出门。他本以为在这种明显非日常的情况下对方会稍微有那么一点危机感,但是显然他还是高估了对方的脑容量。“刚刚呢?”“哈?”对方无辜的大眼睛里很快就蓄满了泪水,木拓确认自己听到她说的是:“刚刚去哪里了?”似乎对自己周围的异常视若无睹只关心跟她根本不在一个次元的草剪君。

        冷静,冷静木拓,把对方当成刚刚出生的粉红色蜜桃味带闪粉的史莱姆,你不能强求她一次就能听懂人话,他抿着嘴劝说自己,他以为他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开口道:“麻子,你也看到了,这里根本不是我们熟知的世界,草剪君不在这里,你先跟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不要!没有刚刚麻子哪里都不去!”尖锐的女声切断了木拓原本紧绷的理智之弦,他之后恍恍惚惚的听见了“麻子好害怕”“刚刚不是说过要保护麻子的吗”“麻子要和刚刚在一起”之类的只言片语,然后他就大脑一片空白的丢下这个没有用的累赘离开了。

       无法理喻,不能沟通,这不是自己的问题,本来就是对方的错,带上这种家伙这次的冒险也会加倍危险,而且就算自己带她活过这个世界第二次冒险她也肯定活不下来——木拓在巧克力灌木丛中暴躁地疾行,仿佛想把对方和关于对方的记忆放在火箭上发射出去一样,啊,绝对不会回去的,绝对不会,就算对方跪在地上求自己也不会救她的。就算这么想着但在那个过于甜腻的萝莉音发布这次的任务时,木拓还是楞了一下,这次的世界是被幸存者评定为S级的世界爱丽丝梦游仙境,在其他世界新人虽然容易死,但在爱丽丝的世界新人存活率为0。显然木拓先生并不如他自己想象中的冷漠,几乎是一瞬间木拓还是反身奔了回去。

       路途好像变得格外遥远,原本轻轻就能掰断的巧克力木刺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口子,木拓一边咒骂着不知在何处的神,一边又祈祷那位不知道在何处的神能出现一次让那个家伙能坚持到他到。在他听见那声尖锐的嚎叫时他心里咯噔了一声,明知道对方可能已经死了,明知道前方异常危险,这个叫做木村拓哉的男人还是以大多数人会选择向反方向跑的速度向那个明标着高危地带的地区冲刺,所以能看见开头那一幕的人,这世上也仅有他一人。

       女孩粉红的舌尖舔去了嘴角残余的巧克力——也就是刚刚那个怪物的血液——向木拓眉眼弯弯的笑道:“哎呀,好像暴露了,这下该怎么办呢?”木拓感觉到了那个粉红色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子散发出的令人头皮发凉的杀气,他下意识做出防备的姿势,那阵杀气只存在于须臾,女孩又恢复了甜美的样子,她向木拓伸出手,歪头卖萌道:“木村拓哉——或者说资深幸存者兔子先生你好,我叫中居麻子,以后还请你好好保护人家哦~”对方看似微笑着的眼睛里藏着的漠然没有逃过木拓的眼睛,这个女人非常危险,他想着。

        这是里世界唯二的逃脱者中居麻子和木村拓哉,或者叫黑猫小姐和兔子先生的初遇。

 

想看一个由糖和蜜组成的无限恐怖世界,没有血腥只有无尽无尽无尽的甜腻,拓略显暴躁颓废但三观超正,麻子女神表面故意卖萌绿茶实际是个屠龙少女,但是因为得了一种不管什么脑洞只想写自己想写的部分剩下的都不想写的病所以就一个短篇,以上。

【2top友情向】最佳损友

        天气已经彻底冷下来了,中居呼出一口白气搓着手弯身走进很久没有来过的小酒馆,女将的欢迎光临说到一半,笑脸也变得微妙起来,半晌又展现出更加真切的笑容,中居有些不自在的看着这张有些陌生的脸:“那个,之前的老板娘呢?”女将一时表情更加难以言喻,终于还是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您说的是我祖母吗?祖母她年龄大了,没办法继续工作了,现在回青森的老家去了。啊,不过祖母到现在还经常提起中居先生和……你们的事情。”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阵,最后还是女将先恢复了营业模式,微笑着给他引了路,点单以后就离开了。
  啊,难办了。中居想着。他环视着这家看起来似是熟悉但到底是陌生了的小酒馆,画报不是松田圣子的了,店里的收音机换成了挂式的电视机,经常放的吱吱呀呀老歌和落语变成了最新的电视剧,中居发愣地看着电视机里的人,啊,这个人也变了很多呢。一时间脑子里闪过的那段最糟糕的日子的碎片,他抿了抿唇,有些后悔这次过来了。女将及时端来的啤酒打断了中居落荒而逃的想法,他不尴不尬的道了谢,然后坐在清冷小店角落里和女将一起看电视。
  话说回来这家伙是真的很厉害啊,中居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啤酒,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和现在最火的后辈的合作看的人热血沸腾,后辈也是个不错的家伙,但是比起那个老家伙还是差了点火候啊。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也是啊,都是快五十的老头子了,经历了风风雨雨的那么些年,就算是当年最为稚嫩的那几个小的也是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他和那家伙就算是放手也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了。嘛,不甘心总是有的,不甘心总是不甘心的,中居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想到了很多,从少年队后面伴舞的日子,到结成的那天登台,再到第一次有自己的番组,第一次出席红白,第一次队里面有人拿奖,然后是森,是吾郎,是刚。啊,不行,感觉自己快哭了。
  到底是老了啊,中居想着,自己年轻的时候可没有那么脆弱,只有老年人才会一想到年轻的辉煌就泪流个不停吧。中居想到等会要来的人还是搓了把脸,追加了一杯烧酒,这回只是放在桌上,以免等会那家伙来的时候自己已经醉如烂泥地倒在桌上。酒馆啊,他们也演过这样的短剧呢,那个时候是真的开心啊,虽然很忙,但是年轻人总是有用不完的激情,又有志同道合的同伴在身边的时候,总有种无所畏惧的错觉。可是最初的刺激紧张慢慢变成了日常,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少,直到那家伙给自己来了个大的。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自己当时,当那个家伙久违的用一种忐忑的样子看着自己,说出:“我要结婚了。”啊啊,这样可不行啊,中居想着,这家伙可是木村拓哉啊,这么没有自信的表情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总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句恭喜已经脱口而出了,等他觉得这样不太好的时候又看到那家伙开心的脸,那句“那smap怎么办?”就吞了回去。别小看他了,他可是木拓的最强同级生,既然自己的兄弟说了要结婚,那自己就和他们一起扛着,不都是这样的吗,森的时候也是,之后的吾郎和刚的时候也是,他们可是一起度过了28年伙伴啊。
  中居觉得自己已经醉了。电视机里的人影晃来晃去,和那些混蛋家伙们的过往也在他脑子里晃来晃去,最后定格在了最后五人齐聚时大家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
  这时候酒馆的门帘被撩开,冷风趁机闯入,一下子驱散了混着醉意的温暖,来人笑着道歉:“不好意思,等久了吧?”
  不知为何,明明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家伙的脸和那个前桌的少年重合,他向来人举杯笑道:“我等了你三十年啦!”
  老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最近看了b站的兔替最佳损友,感触颇多,听着歌写了一个小短篇。s团的团爱是毋庸置疑的,希望周围的朋友们不要因为喜欢他们互相攻击了。现在我对他们最好的期望就是在一切都风平浪静后还能一起到年轻时常去的小酒馆喝喝酒,聊聊天。 
     最近降温了,大家保重身体啊,说着裹紧了我和居居的小被几www
  
  

【2TOP】木中年龄操作的小段子

木中年龄操作

本篇为2TOP木中同人,和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年龄操作有√OOC有√文笔无×

只是想看他们两个互宠的擅自空想ORZ总之就是甜甜甜甜甜,不管现实怎么样我就是想吃糖呜呜呜呜……因为只是小段子如果觉得有趣想抱梗的太太您请抱走!!!我是真的想吃粮啊(一命呜呼)

年上组

  1. 电视里的人看起来乖巧的过分,司会问他:“听说中居先生最憧憬的人就是同事务所的木村拓哉先生,平时有机会碰面吗?又是怎么称呼他的呢?”时那家伙落落大方的回答道:“就是木村先生啦,没有什么特别的。”木村嗤笑一声,对着趴在床上晃着腿“Takuya!Ta君!Taku哥!”连发的家伙无奈道:“来了来了。”
  2. 连木村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回到过理想的对象是“懂事善良端庄大气的女性”了,不过当自己任性有些坏心眼并且擅长记仇的恋人一脸委屈的指着杂志看着自己时,就算知道对方只是在恶作剧还是忍不住一把搂入怀中。
  3. 那家伙最近很忙,木村想到,综艺方面的才能显露,当选了最年轻的红白司会,还有常规节目,明明忙起来的时候连饭都不能好好吃,却还是多花了半个小时到距离电视台更远的自己家。瘦了,木村看着猫一样窝在自己大腿上的家伙,戳了戳他微微有些凹陷的脸颊,哟西,今晚给他做好吃的。
  4. “声音怎么了?”木村认真地问道。一向胆大包天的家伙难得露出了一个怯怯的表情,他讪笑着解释道:“那个啊,最近综艺的工作多了起来,有些大物邀请我去吃饭……啊,当然,可能也跟我最近说了很多话有关吧,不过我没有关系的!本来,我在唱歌方面就没有才能……”木村猜是由于自己现在的表情过于可怕了,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是用上目线无辜的看着自己。“你讨厌唱歌吗?”木村说,然后如设想中的那家伙摇了摇头。“厌倦了吗?”又摇了摇头。“那喜欢唱歌吗?”这回那家伙沉默了很久,猜试探性的点了一下头。“那就去唱歌,”木村听见自己说,“如果再有大物叫你去应酬的话,你就告诉他,已经和我们家的木村前辈有约了,好吗?”如设想中的,木村张开手抱住扑向自己的恋人。
  5. 恋人吵架当然是有的,特别当双方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时候。木村觉得自己是有权利对这个半夜起来看棒球直播把自己累到生病的家伙生气的。想是这么想,不过当那个脸烧得红红的棒球笨蛋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抓住自己衣角时,本来想说的:“你好好反省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以后棒球直播我会帮你录下来的,你给我好好睡觉。”
  6. 当木村又一次起床时在自己的被窝里发现某后辈的时候,木村就开始想,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一步一步侵占他的生活的。明明最开始还是一个跟他说话就会脸红的后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就经常碰见他了,印象也逐渐深刻起来了,这家伙提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眼睛会亮晶晶的,这家伙跳舞很上手,这家伙真正开心的时候会笑的非常可爱……仔细一想,木村楞了一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这家伙从一开始是不是就可爱的太过分了?
  7. 说老实话,中居并不是一个柔弱的人,甚至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说是坚强的过分。所以一听到“best friend”就会捂着脸一边哭泣一边害羞,作为年长的恋人木村觉得,这种行为多一些也没有关系。
  8. 木村一向对可爱的东西不太感冒,也不太懂年轻人的萌点。虽然他对男大姐并不歧视,并且觉得人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但不妨碍他不理解女装大佬到底有什么好的,直到麻子出现在电视机上的那一瞬间,木村只想把那家伙扛回家藏起来。
  9. 在家里,一般都是木村负责做饭的,但是当那孩子别别扭扭的说想做饭时木村也很高兴的同意了。在经历了一场厨房大战之后,对方端出了一份卖相并不是很好的生姜烧,说着这是以前偷偷喜欢木村的时候一个人吃的,所以想让木村也尝一尝,也算是生日礼物什么的。当然,最后木村欣然接受了这份生日礼物,最后连同对方也一同拆开享用了。
  10. 关于未来,老实说对于木村本人来说,既然交往了就要负责,但是出于恋人是个别扭的家伙的缘故,一直没有公开过。而另一方面,木村虽然没有承认过,但是他确实存了以后某一天不得不对那家伙放手的心思,毕竟他比那家伙大了十岁,他的存在也许有一天会妨碍到对方的成长,如果有那一天的话,他想,他会放手的。所以当交往十周年纪念日时,那家伙明明胆怯的不行但还是在电视机里表白的时候,他想,是时候结婚了。

 

 ————————————————————————————


年下组

  1. 夸张一点的话可以说想和中居交往的人有从新宿排到千叶那么多,毕竟作为一线的大物司会,就算是随口一说就能拿下很好的资源。但是对外宣称女友不断的大物司会现在只能一边抓着床单的对着自家过于年轻气盛的恋人说:“我真的没有交过女朋友,你给我适可而止明天我还有收录!”
  2. 年轻人真是好啊,中居点了一支烟,看着烟雾迷蒙里电视机上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发呆,敢哭敢笑敢生气,活的那么轰轰烈烈,感觉每一天都在用尽全力生活,哪像自己这种老头子,中居自嘲的笑了笑,没有牙没有头发没有未来吗……像只大型犬一样扑过来的家伙完全不顾及老年人的哀愁一口抽掉半只烟,还埋怨似的瞪了一眼中居:“不是答应过我不抽烟的吗!”“你这家伙!该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抽烟你还要不要你的嗓子了!”
  3. 其实中居知道的,什么玉不琢不成器,什么梅花香自苦寒来,他自己也认同年轻人需要摔打才能成长,毕竟他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中居一把拉起准备下跪的木村,感受到了十年以来最盛大的怒火,“先中断一次。”中居听见自己这么说。
  4. 中居年轻时从没想过自己未来会和一个比自己小了一轮的男人交往,他那个时候总是很孤独,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去工作,对和女孩子交往也提不起兴趣,每天就是打打棒球,偶尔和其他不良打架。也许是距离那个时候太久了,梦见的时候还有些不真实感,直到醒来看见那家伙蠢过头的睡颜时,中居才回到了现实,年轻的恋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安,伸出手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笨蛋,中居暗暗骂道,但是很快就睡着了。
  5. “知道啦,”中居夹着电话拖长声音,“约定好了不会抽烟……啊?为什么说我撒谎?”中居抬起烟的手不自主的放了下去:“……你知道我什么啊,臭小鬼。……好,好,对不起,以后不会这么叫你了,TA。KU。YA。酱。……笨蛋,”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中居声音突然下降了些,“那种话不要在电话里说……恩,好,你去工作吧,拜拜。”中居挂了电话,发了一会呆,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把烟摁在烟灰缸里,嘟囔了一句:“见鬼了。”
  6. 和地元的朋友一起喝酒时,对方突然说起自己老婆的事,说什么料理上手,性格温柔,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但是能遇到她太幸运了之类的醉话,最后还醉醺醺的对中居说:“你也快点找个温柔的人吧。”真是啰嗦,中居和对方告别以后撩开居酒屋的帘子,明明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然后在出门看到本应该在外地拍戏的人时不由得呆住了,对方打着伞,在看到中居时眼睛一亮:“结束了吗?回家吧。”“……嗯。”
  7. 圣诞节这种东西和老年人是没有缘分的,中居对着电视机里早早就开始了的圣诞节戏码嗤之以鼻,这都是商家为了促进消费的阴谋,日本人过什么圣诞有正月不就够了吗。话是这么说,想到那家伙期待的眼神……看着甜腻的蛋糕,中居不由得在心里把答应对方约会的自己骂了一通,但最后还是在家里吃了蛋糕,并且在之后也出来约会了。
  8. 对于在看电影中睡着的事情中居确实很抱歉,毕竟那家伙期待了很久,但是前一天晚上连夜准备通告的大司会确实没能熬住,所以他觉得应该给那家伙好好道歉什么的……直到他看见对方手机里自己的睡颜十二连拍为止。
  9. 假装没有看见又一次亮屏的手机,中居压制住想回家的心情,再一次举起酒杯和旁边的大物干杯,说这些没有边际的官方辞令,“……这个角色的话,我家有个叫木村的后辈,是个很有才能的孩子,下次有机会……”“中居,先生!”中居愕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木村,,还来不及道别,就被气冲冲的木村拉出了居酒屋,他觉得有些难堪,对于木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自己这样肮脏的大人很糟糕吧。不想被一把抱住了,对方像只大型犬一样蹭着自己的脖子,然后那孩子用他特有的慢吞吞但是非常认真的声音说:“谢谢你,但是,请不要为了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请和我约定。”中居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他只是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笑着说:“好。”
  10. 没有人比中居更能感受到那家伙的成长了,像太阳一样绽放出了任谁都无法无视的光芒,作为恋人的中居当然能感受到其光和热。但偶尔,他也会有些不安和恐惧,他承认,他是一个卑鄙的老头子,趁着年轻人的一时冲动答应了和他交往,总是觉得能拖一天算一天,直到对方提出分手为止,到那个时候,中居想,自己应该会发挥出最好的演技笑着和他告别吧。所以当那个家伙在生放送求婚时中居听到自己理智之弦绷断的声音。“你是笨蛋吗????”


满足(说着吃了一口土)

刻到瞎(:3_ヽ)_密恐慎!!!
送给计己的20岁生日礼物(*¯︶¯*)/从今天开始我也是个奔三的女人了
小大和尼尼是真的好看
印泥已经死了,不要太难为它它是块死掉的印泥
多发几个tag可以多几个赞么| ᐕ)⁾⁾

收了一套炒鸡可爱的生写我的天收的时候还没感觉拿到手发现简直可爱到炸裂完全就是五个十代的小朋友啊啊啊啊啊
炸裂完毕(๑•̀ㅂ•́)و✧

看图猜话系列
卡是世界的宝物,颜艺卡也是